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弟之间]
[姐弟之间]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姐弟之间
 

  三年前,我刚退伍,从新竹到台中一家食品公司上班。
 
  那时,姐姐嫁到台中也一年多,生了一个男孩,因为她也在上班,小孩都是 给住苗栗的婆婆在带,一切都很普通而平凡。
 
  但就在那年年底,一次元旦返乡的火车之行,改变了我和我姊往后的这一段 日子。
 
  那年的元旦假期,姐姐本来要姊夫开车载我们回新竹的家过节,但就在元旦 前一天,姊夫却临时有事,要我们自己搭车回去。
 
  没办法,车票也没提前买好,只好和姐姐一起和人挤火车回家了。
 
  12月31日,晚上七点多的火车站人潮汹涌,全都是返乡的旅客。
 
  随着人潮过了剪票口,好不容易挤上火车,却几乎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 
  车过苗栗后,车厢内更挤了,而就在人潮一下一上之间,我和姐姐两人面对 面的被挤在一起。
 
  起先我还没什么感觉,但随着火车的摇晃,姐姐的胸部摩擦着我的胸腹之间, 而我的小弟弟则贴着姐姐的腹部(我比姐姐高了一个头)。
 
  虽然我们都想移个位子,避开这个尴尬的场面,但车厢里我们都动弹不得, 然后,更尴尬的情况发生了。
 
  我的小弟弟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起来!
 
  说真的,那时我对姐姐是没有任何邪恶的念头的,那纯粹是生理上的反应。 
  当然,没多久,姐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就又低下头去。
 
  而我则是满头大汗,越想让小弟弟低头,它越是硬挺。
 
  感觉着姐姐柔软的乳房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碰触着我的身体,整个坐车的 时间,我只记得我的小弟弟一直顶着姐姐,而姐姐的胸部则贴着我。
 
  虽然很尴尬,但是姐姐都没有说话,有几次可以变换姿势的机会,她却没有 动作。
 
  而就在这磨磨蹭蹭之间,到了新竹。
 
  回家的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一直在想着,姊姊在想些什么?
 
  她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大色狼呢?
 
  她有没有生气?
 
  但我却不敢问她。
 
  元旦假期第一天,爸妈说他们要去拜访一个老朋友,隔天才要回来。
 
  姐姐则是在外头混了一天,到晚上才回来。
 
  一回家,姐姐就去洗澡,洗完澡她只穿了一件长度只有刚好盖到屁股的宽大 T恤,就出来在我面前晃。
 
  虽然已经生了一个小孩,但身材仍旧保持得相当好,看得我目瞪口呆。 
  姊看到我直盯着她看,白了我一眼,说:「不要色瞇瞇的盯着美女看!」 
  我吞了一口口水,回她一句:「我只看到一个欧巴桑喔……」
 
  她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向我,拿起了吹风机吹起头发来。
 
  而就在她的手举起来的时候,她穿的T恤也被带了上去,我的眼前为之一亮, 一件小小的、白色的小内裤,就在我的面前一下子出现,一下子又被盖住。 
  我只觉得口水一下子多了好多,小弟弟也迅速的立正站好了。
 
  而姐姐若无其事的在我面前整理头发,十多分钟过去,姐姐梳完她的头发, 我还盯着她看。
 
  她回头又白了我一眼:「还没看完哪!还不赶快去洗澡!」
 
  我被她一念,摸摸鼻子到浴室去洗澡。
 
  一边洗,我一边想着:她对我前一天的事没有在生气吗?
 
  听姐姐的口气,她是故意让我看到她的内裤吗?
 
  她是我姐姐耶,我们这样算不算乱伦?
 
  乱伦!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不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变态,想不到乱 伦的想法会让我兴奋起来。
 
  姐姐到底在想些什么?她会同意我们……
 
  想着想着,胡乱洗完了澡,决定要去证实一下。
 
  洗完澡,我只套了一件短裤,上身打着赤膊,打算到姐姐面前晃晃,看她有 什么反应。
 
  到了客厅,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还是穿着那件T恤,没有换衣服,不过 胸前抱了个抱枕,没什么可以欣赏的。
 
  看她拿着遥控器胡乱选着频道,我打算主动出击。
 
  「没有好看的啊!看锁码频道好了!」
 
  「家里又没有解码器!」姊说。「谁说的,当然是有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用 啊!不然的话,不小心被老爸老妈看到的话,那多尴尬……你看不看嘛!」 
  「有就看哪!反正今天爸妈不会回来。」
 
  我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房间里,拿出解码棒装到电视上。
 
  转到锁码台,A片的女主角正在叫得震天嘎响,我瞄向姐姐那边,她倒是先 说话了。
 
  「你没事的时候常看这个吗?」
 
  「偶尔啦,也没有常常看。第四台的都马赛克起来了,没什么精采的!」我 说。「什么!这样子还算没什么精采的啊?」她指着电视里,正在用着夸张的姿 势交媾的男女。
 
  「要就看无码的A片!」我挑衅着。
 
  「你呢?你会排斥A片吗?」
 
  「还好吧!有看过几次。不过觉得这些片子里的女生叫得好夸张……」 
  「难道你都没叫过吗?」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才不会这样子叫……」
 
  姊仍旧是若无其事的表情,盯着电视。
 
  我有点迷惑了,姐姐是认为谈「性“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可以这样跟我讨 论吗?
 
  「你常看这个,看多了会不会没有感觉?」这次换姐姐发问了。
 
  「感觉?……你是指……」我装傻。
 
  「……生理上的反应啦……」
 
  「当然有啦!感觉太丰富的时候还要DIY解决一下!」
 
  「你是说自慰吗?」
 
  「自慰、手淫、打手枪,看你怎么说……」
 
  「那你今天感觉如何?」好像变成姐姐在试探我了。
 
  「想干嘛也要待会回房间再说啰……」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在旁边做……我会当作没看见的!」
 
  听到这句话,证实了姊并不是单纯只想和我讨论「性‘这回事。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那有什么关系,我是你姐啊。」
 
  你敢看,我就敢做!我想。
 
  於是我站了起来,在姐姐的注视下,脱下了短裤,连着内裤也一起脱掉,一 屁股坐在姐姐旁边。
 
  长大后第一次在自己的姐姐面前脱光了,感觉很奇怪,但也令人相当兴奋, 小弟弟不由自主的跳动着。
 
  而姐姐也不再看着电视,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自己握着我的肉棒,上上下下的 套弄。
 
  做了十几下后,我看她看的津津有味,我想接下来的事应该是水到渠成了。 
  「你好像满有兴趣的,你没看过男孩子打手枪吗?」
 
  「……」她摇摇头。「你老公没有示范给你看过吗?」
 
  「……」又摇摇头。「……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试探着。
 
  姊看了我几秒钟,拿开了抱枕,往我身边移了一下,慢慢的伸出她的手。 
  当姐姐握住我的小弟弟时,它又兴奋的抽动了两下,姐姐笑了笑:「它满有 精神的嘛!」
 
  说着,便开始帮我打起手枪来了。
 
  真不敢相信,姐姐竟然在帮我打手枪!
 
  我觉得好舒服、好兴奋,也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慢慢的,姊将身体往我身上靠,我的两手闲着没事,开始在姊的身上游走, 从背后,移到了胸部,我轻轻的揉捏着姊的乳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两颗乳 头渐渐的变硬。
 
  於是,我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动,因为姐姐只穿了那件T恤,我很容易的抚摸 到的她的大腿,然后,慢慢的移向大腿的根部。
 
  当我的手抚摸到了姐姐的小内裤时,姊的呼吸声明显的变重,双腿也有点自 动的分开了一些。
 
  我的手指可以感觉得到,小内裤包覆着洞口的部分,已经有些湿湿的感觉了, 想也没想,我将中指由内裤的边缘往里头钻探,很容易的就找到了神秘的桃花源 的洞口,迎接我的中指的是又湿、又滑、又热的爱液,滋!
 
  的一下,我的中指尽根没入了姐姐的阴道中,而姐姐则是在喉咙里,轻轻发 出了一声「嗯……」。
 
  你能想像当时的情况吗?
 
  A片的叫床声在房间充斥着,姐姐握着自己的肉棒套弄着,而自己的手指则 插在姐姐的阴道里,我实在是「冻未条‘了,几乎在我将手指插进去的一瞬间, 我射出来了。
 
  我只觉得一股一股的精液狂射而出,那种快感实在是DIY时无法比拟的。 
  我的一手紧紧抱着姐姐的腰,另一手的中指深深埋在姐姐湿热的阴道里,感 觉上好像过了很久,我才从射精的快感中回复。
 
  而姐姐正在用卫生纸帮我擦拭清理着。
 
  我拔出了插在姐姐体内的手指,正想说些「你湿透了!」的一些话,想像着 更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姐姐低着头,不发一语,脸上也没有了刚刚嘻笑的表情。 
  擦完后,姐姐起身,头也没回的说:「我要回房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说完便走回她的房间去了,留下赤身裸体的我,带着软绵绵的肉棒和一只湿 淋淋的中指,坐在沙发上。
 
  我们冲得过头了吗?
 
  姐姐害怕乱伦这个禁忌吗?
 
  我很想冲入姐姐的房间问个清楚,但又突然觉得全身无力,倒卧在沙发上。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爸妈刚回来。
 
  姐姐若无其事的念着我:「奇怪,你又不是属猪的,这么会睡,睡饱了又要 吃饭了!」
 
  我努力的想从她的语气、动作、眼神中,找出一些关於昨晚的影响,但我失 败了。
 
  姊平常是个喜怒形於色的人,怎么这会儿一点都看不出她的想法呢?
 
  晚上,姊夫来把姐姐接走了,说要上台北玩一玩再回去。
 
  结果,就没有机会问个清楚了。
 
  元旦假期结束回到台中后,我的心思不断地在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上打转: 和姐姐那样算是乱伦了吗?
 
  乱伦的这个想法,为什么让我那么兴奋?
 
  姐姐应该算是有引诱我吧?
 
  为什么在最后关头退缩了?
 
  害怕碰触这个禁忌?
 
  我想,一定要和姐姐说个清楚。
 
  我知道姊夫在每个星期日早上,都会去打高尔夫球,於是在星期六的晚上, 我打了一通电话给姐姐:「姊,明天早上我想到你那里,谈一谈上礼拜的事。七 点,我会去你那里,如果你不想谈这件事…你不要开门,我了解的。」
 
  说完,没有等她回答,就挂掉电话了。
 
  隔天,我骑着机车去到姐姐家,姊夫的车子不在门口,可以确定出去打球了。 
  我按下了电铃,期待着。
 
  不久,门打开了,我们沉默着走进客厅,我看着姐姐,终於她先开口了: 「弟。上礼拜……我们不该那么做的……」
 
  「姊,你应该同意那天我们都想这么做的吧?我们都是二十几岁的大人了, 你想做,我想做,为什么不做呢?而且又没有人知道,我们并不会妨碍到别人呀!」
 
  「可是我怕会伤害到你……」
 
  「别傻了,姊,我都这么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要什么!」 
  「可是,我们是姊弟,这样是……乱伦,这是个禁忌……」
 
  「就因为碰触禁忌,才……吸引我们的吧!」我看着姐姐。
 
  「这……」
 
  「你想做,可是还是会害怕,是吧?」
 
  她点了点头:「其实在上礼拜,我就已经想做了,可是我的脑子里,好像还 有另一个声音,叫我不可以这么做……」
 
  「也许上礼拜,我们太急躁了。突然做了那些事,让你害怕而临时退缩了… 
  …「
 
  「嗯……」
 
  「如果我们慢慢来……跟着我们身体的感觉……」
 
  「跟着身体的感觉?……」
 
  「姊,乱伦的想法,会让你心跳加速而兴奋吗?」
 
  「……」
 
  几乎看不出来的,轻轻点了一下头。「你回想一下,上礼拜,你看到我的小 弟弟的感觉,你帮我手淫的感觉,我的手抚摸你的感觉,还有,我的手指进入你 体内的感觉……」
 
  姐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姊,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
 
  一阵沉默。
 
  过了几分钟,终於她又吸了一口气,看着我说:「明天,我到你那里……」 
  太棒了!她终於同意了!
 
  「姊,现在不行吗?」我担心明天她又变卦了。
 
  「不行啦,我老公打球的时间不一定。有时他会打一整个早上,有时他去球 场跟他的球友打个招呼就回来了。」
 
  「也许他今天就是打一个早上啊!」我锲而不舍,同时展开了行动。
 
  由於知道姐姐已经同意了,说着,我轻轻的靠着她的身体。我一手搂住姐姐 的腰,另一只手按摩着她的大腿,嘴唇则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的碰触着。
 
  姐姐也不再说话了,客厅安静了下来,但是一股情欲的气氛马上充斥了整个 房间。姐姐一开始有点紧张的坐在沙发上,不敢乱动,但是,在我轻轻的抚触之 后,她的双手也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着。
 
  由於不知道姊夫什么时候回来,使得我们姊弟俩之间乱伦的爱抚,加进了更 多的刺激感。
 
  经过了一阵狂乱的爱抚,我撩起了姐姐的裙子,映入眼帘的仍旧是白色内裤, 但是样式保守多了。
 
  我二话不说,将头埋进她的两腿之间,亲吻着大腿和内裤四周。
 
  当我隔着内裤亲吻着小穴附近时,已经可以感觉到湿湿热热的触觉,但是我 知道不可以太急躁,不能像上次一样一下子就把手指插进去。
 
  於是我先把自己的衣裤脱了,再帮姐姐一件一件慢慢的脱下了上衣和裙子。 
  当姐姐脱的只剩下胸罩和内裤时,我暂停了一下,问她:「还好吗?」 
  她点了点头,我则是吻着她光滑的小肚子,同时轻抚着她的大腿内侧。 
  然后,把手绕到姐的背后。
 
  当我轻轻解开姐姐的胸罩时,发现姐的胸部很漂亮,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 挺,完全看不出已经是个小孩的妈了,乳形很美,乳晕也大小适中。
 
  我一边温柔的爱抚着姐的胸部,另一手则是慢慢的除去姐姐和我之间最后的 一项阻隔。
 
  姐姐从一开始,都只有发出非常压抑的「嗯……」、「啊……」的声音,让 我想起上次在看A片时,姐姐说她不是那么叫的,那她是怎么叫的呢?
 
  难道到结束也都这么安静吗?
 
  当姐姐浓密的阴毛和已经氾滥成灾的小穴,终於呈现在我面前时,我已经无 心继续爱抚下去了。
 
  我让姐姐在沙发上躺好,在姐姐完全打开的两腿间,用我的肉棒碰触、摩擦 着姐姐的阴唇、阴蒂。
 
  最后,我拉起姐姐的手,握住我亢奋的肉棒,俯身在姐姐的耳边说:「姊, 带我进去你的里面!」
 
  姐姐闭上了眼睛,一手握着我的肉棒,引导着我,慢慢的移到禁忌之地:阴 道口,另一手轻轻的压着我的屁股。
 
  我知道,最禁忌的一刻已经来到了,我的屁股一沉,硬挺的阴茎毫无阻碍的 进入了姐姐的阴道里。姐姐发出了一声「嗯……」,同时紧紧的抱住了我。 
  天啊,这不是在作梦,我真的把阴茎插进了姐姐的阴道里了!
 
  当时,我兴奋的不得了,差一点点就射精了,我吸了一口气,停顿了几秒钟, 才开始抽插的动作。
 
  姐姐还是断断续续的发出小小的「嗯」「啊」的声音,虽然没有激情的呼喊, 但毕竟是亲姐姐的娇喘,比起呼天抢地的叫床,对我来说更有刺激性。
 
  抽插了十来次,我就感觉刺激实在太大了。
 
  阴茎一阵紧缩,虽然我极力想要忍住,但是还是没有用,结结实实的喷射了 出来,一阵一阵的抽慉,将浓稠的精液,完完全全射进了姐姐的阴道深处。 
  在一阵阵射精的快感消退后,我很失望的趴在姐姐的身上,说:「姊,对不 起,我平常不会这样的,实在是太舒服了…」
 
  姐姐轻拍着我的头,安慰我:「傻瓜,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可是你一定还没……」
 
  「我也很舒服啊!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和自己的弟弟做爱……我说不上来, 知道是自己的亲弟弟,进到自己的身体里……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好像还 有点罪恶感……我的心跳的好快,好像要跳出来了……」
 
  「下一次我一定让你更舒服的……」
 
  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姊,我射在你里面没关系吧?」
 
  她轻轻敲了一下我的头:「你已经全部射在我里面了才想到啊!等你想到就 来不及喽!没关系,我刚好在避孕,有在吃避孕药啦!」
 
  我的心里顿时放松开来。
 
  我对姐姐说:「我来帮你擦一擦!」
 
  姐姐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我慢慢的把消退不少的肉棒,从姐姐的阴道中 抽了出来。
 
  一下子,乳白色的精液马上流了出来,那真是好淫乱的画面——弟弟的精液 从姐姐的阴道口流了出来!
 
  也许是这样的情景的刺激,我拿着面纸擦拭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阴茎又慢慢 的勃起了!
 
  当我的小弟弟完全恢复备战状态时,我把面纸往地上一扔,俯在姐姐身上, 轻轻的在她耳边说:「姊,我还要再来一次喔!」
 
  姐姐睁开了眼睛,轻轻的推着我:「少来了,哪有这么快就可以再来一次的。」 
  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将肉棒送入了她的阴道里了。
 
  她又轻轻的「嗯……」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是既舒服又讶异,但是很快的她 就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乱伦的快感了。
 
  这回我可卯足了劲,时快、时慢、时浅、时深,两手和嘴巴也都不闲着,姐 姐也是完全的配合着我。
 
  我不知道抽送了多久,只觉得我的腰快要没力的时候,姐姐的全身好像紧绷 了起来,双手压着我的屁股,同时要我「快……一……点」,我当然配合她的指 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没多久,姐姐的背拱了起来,身体好像绷得更紧了,而我的屁股则是传来一 阵巨痛,原来是姐姐双手手指,紧紧的扣住了我的屁股。
 
  我知道这是个重要时刻,我可不能停下来,做最后的冲刺。
 
  而我的肉棒似乎也感受到姐姐高潮时刻,所带来强烈紧缩的作用,随着一次 次的深入,而达到我的临界点,也在这时候再一次的喷射出来。
 
  姐姐这时好像有点失神的张开了嘴,「啊!啊!啊」的随着激烈的喘息轻呼 着。
 
  我射精之后,无力的摊在姐姐身上,房间里只剩下我们姊弟俩的喘息声。 
  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这一次的做爱,乱伦加上时间配合完美、兴奋度无与伦 比的高潮,那真是性爱的极至。
 
  随着呼吸慢慢的平息,我让阴茎慢慢的滑出姐姐的阴道,然后轻轻的翻下了 姐姐的身上,坐在地板上,欣赏着姐姐高潮后的余韵:胸部因为喘息而快速的起 伏着,漂亮的乳房也轻轻的震动着,四肢无力的摊在沙发上,而被我努力冲刺过 后的小穴,则是一片狼藉,我的精液和着姐姐的淫水,早已氾滥到沙发上了。 
  「呼……这就是高潮吗?」姐姐自言自语着。
 
  「不会吧?小孩都生过了……这是你第一次高潮?」
 
  虽然我知道大部分的女人,甚至终其一生,都没有享受过真正的性高潮。 
  「我也不知道,可是刚刚的感觉是我第一次经历到的。我的脑袋,在最后那 一阵子……一片空白……我的身体……我说不上来。而且我已经用完了我全身的 力气了……」
 
  「我也是第一次觉得做爱会是这么爽!……是因为我们乱伦的关系吗?」我 说。「也许吧?…本来还有点罪恶感的,但是现在却觉得…感觉好棒。」 
  「我也是这么觉得…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变态?」
 
  「谁叫我们是亲姊弟呢?」姊笑着。
 
  「姊,你应该不是最近才有乱伦的想法吧?」我忽然想到。
 
  「啊!被你看出来了?……那是……你记不记得,在你大三的那年暑假,你 到台中来找我……」
 
  「记得啊!我那时在你租的小套房里过了一晚啊!……该不会是从那时候… 
  …「
 
  「嗯,就是那时候!那个晚上你睡地上嘛,可是隔天早上,你春光外泄喔! 
  你知道吗?「我摇摇头。」早上我起来的时候,你的小弟弟直挺挺的露在短 裤外面……我不怕你说我保守,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勃起的样子…我很好奇, 我观察了好久,还碰了几下,可是你睡的好死,都不知道。「我不发一语看着姐 姐,她又继续说。」虽然你在那天就回去了,可是我却忘不了你的小弟弟的样子。 
  那时,我很害怕,想着怎么会对男人勃起的阴茎有「性‘趣,而且还是自己 的亲弟弟!我也想到了」乱伦’这个字眼,觉得自己好变态。可是,越叫自己不 去想,想得更厉害。那一段时间,我回家碰到你,还会很不自在呢!还好,没多 久,碰到我现在的老公的追求,慢慢的也不常想这件事了。只不过,偶而想到这 件事,我还是心里扑通扑通的跳……「
 
  我还是没说话,轻轻的吻着姐姐白皙的肚皮。
 
  「那天在火车上,你的小弟弟一直顶着我,把我的思绪又带到了那个时候, 坐车的那一段时间,我的脑袋里,一直出现着那个画面,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并不 排斥这个想法。然后,刚好,元旦那天,爸妈不在,所以我才鼓起勇气,想看看 你的反应……」
 
  「还好我看懂了你的肢体语言!」我说。「嗯……我们真的做了……乱伦… 
  …你会后悔吗?「姊轻抚着我的头。」当然不会!我觉得很好啊!而且我希 望我们可以继续下去……好吗?「姊点了点头。想到姊夫有可能随时会回来,我 抱起了姐姐,到浴室里去清理。
 
  清理完毕后,我们互相帮对方穿上了衣服,在沙发上依偎了一阵,我才依依 不舍的骑着摩托车,回到了我的住处。
 
  这就是我和我姐的第一次。
 
  三年多来,我和我姊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乱伦的关系,但是我们并不沉迷於此。 
  她有老公,我有女朋友,我们顶多两、三个礼拜才会做一次,但是每一次的 做爱,仍然是无比的激情而且美好。
 
  也许是因为乱伦的缘故吧!
 
  这种关系也没有第三人知道。
 
  在外人看来,我们是一对感情很要好的姊弟,事实上,我们姊弟之间的感情 也因此更好了。
 
[ 本帖最后由 情比精贱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乐浪 金币 +14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 圣诞快乐!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2-12更新.